NEWS   资讯中心
新形象工程背后的文化产业问题
发表时间:2018-01-10

人口不足400万、地方财政年预算收入不足100亿元,竟斥资逾40亿元建设博物馆、美术馆等场馆,还请来多个国际建筑公司及设计师;一些乡村掀起“景观热”,争先恐后建大亭子、大牌坊、大公园、大广场等,一个入村牌坊花费以百万元计。近年来形象工程现象得到相当程度遏制,但是一些地方也出现“不建楼堂建场馆、不顾实际造景观”等形象工程的新变种。这些新变种的形象工程大多以文化的新身份出现,应当引起我们的关注和警惕。

近年来,一些地方政府不再热衷于建造高大辉煌的办公大楼。传统的形象工程已出现新的变种,很多地方利用文化产业热,大打文化新形象工程牌。借助于文化产业热各地的文化形象工程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万变不离其宗,这些新的形象工程看似新情况,实则老问题,根源在于自上而下、唯上不唯实的“拍脑袋”决策。新的形象工程反映的是作风问题、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等。但是从文化产业发展的视角来看,背后反映的却是文化问题,尤其是地方文化产业发展问题。

新的形象工程背后的文化产业问题

当前很多新的形象工程借助于文化建设留住乡愁开发乡村旅游文化扶贫特色小镇建设等名义进行。然而背后暴露的却是地方如何认识和利用文化资源、怎样发展文化产业的问题,从本质上来看新的形象工程是文化问题。因此从文化产业的视角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和认识这些新形象工程。

第一,地方政府对文化资源开发和文化产业发展认识不清、不到位,只注重文化产业的外在形象化建设,而忽视内涵式发展。

新的形象工程建设突出的地区,大多是文化产业发展基础薄弱的地区。因为文化产业发展基础比较薄弱,导致地方政府对文化产业的认识不清不到位。对文化产业的认识仅仅停留在表面,所以地方就通过新建一些高大上的科技馆、展览馆、图书馆、博物馆、体育馆、文化馆等公共文化场馆凸显自身文化建设成果和文化产业发展成就。而实际上这些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外在的形象化,很多文化类的场馆只是徒有其表而已。

\

第二,开发利用文化资源的方式和途径单一。

一些地方拥有丰富的文化资源,但是由于开发利用文化资源的方式单一,导致很多开发出来的文化产品不自觉地沦为形象工程。在广西,按照规划,柳州斥资7000万元建设的柳宗元雕像建成后将高达68米,可以360度旋转。这座被称为“国内最高的人物铜像”的项目于2012年动工后,2013年年中停工,2014年9月起就已被拆。柳宗元对于柳州市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文化资源,由于开发利用文化资源的方式和途径单一,导致新的形象工程的出现。

\

第三,地方虽然重视文化产业发展和文化惠民,但具有盲目急切心理。

今年5月,福建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印发该省2016年美丽乡村建设负面案例的通知。这一资料显示,福建部分村庄依然在建大公园、大广场、大牌坊或者大型旅游观光项目,在美丽乡村的建设过程中一些地方在整治建设过程中还存在建大亭子、大牌坊、大公园、大广场等“形象工程”,偏离村庄整治重点。

在文化惠民和文化扶贫工程中,几乎每个村委会中都会有文化书屋类型的文化场所,这些文化场所外在建设和装饰的很漂亮,里面也有很多的书,但是当走进书屋发现没有人阅读,墙上的制度表和书架上的图书很多已布满灰尘。地方是很想出文化工程建设成果,然而这些成果往往惠及不到广大群众。

新时代如何更好推进文化形象工程建设

文化领域的形象工程,其危害甚于经济领域,在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文化形象工程毁三观、泯是非、灭良知,是民族精神的豆腐渣工程。那么在新时代下怎样解决文化新形象工程问题呢?

第一,文化工程建设的浙江经验

2016年,浙江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6.8%,高于全国4.14%平均值,不久前浙江省提出到2020年,把文化产业打造成万亿级产业。浙江文化产业能取得如此瞩目的成绩,离不开文化工程全系统建设。早在2005年7月,浙江省委作出了《关于加快建设文化大省的决定》,实施文化建设“八项工程”,开启了浙江文化建设新征程。文化建设“八项工程”即文明素质工程、文化精品工程、文化研究工程、文化保护工程、文化产业促进工程、文化阵地工程、文化传播工程、文化人才工程。

\

就在今年的11月份,浙江省又出台《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文化浙江建设的意见》实施文化浙江十大工程,即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和公民文明素质提升工程、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媒体融合发展工程、文艺繁荣发展和高峰攀登工程、万亿级文化产业推进工程、网络内容建设工程、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提升工程、文化走出去工程、文化人才和文化名家培育工程。

浙江省在发展文化产业的过程中不仅仅只注重文化产业外在的形象建设,更是由表及里、由外而内进行全方位、多层次、多领域的全系统建设。这就为地方政府推进文化工程建设提供了很好的经验。

第二,提升文化形象发展文化产业不能靠形象工程

新形象工程主要目的是为了提升文化形象,促进文化产业发展,然而文化形象的提升和文化产业的发展绝不是靠形象工程就能得到提升的。德国足球的成功之路,给了我们诸多启发。1959年,当时的西德第五次联邦会议提出“黄金计划”:修建31000个儿童游乐场,14700个中等规模的运动场所,10400个体育馆,5500个校体育馆,2420个露天游泳场,2625个教学游泳馆,450个游泳馆,总共67095个体育设施,预计造价63亿马克,实际耗资174亿马克。

这些体育场供学龄前儿童玩耍,供学生体育锻炼,供协会组织使用,供成年人健身。他们认为,振兴民族就要从强健大众的身体做起,而这些体育场也让一代又一代优秀运动员产生。可见,要得到真正的金子,就容不得半点“镀金”的想法。

第三,引导制定文化工程建设标准

有人认为是美化城乡的民生工程,也有人认为是不切实际的超前投资。城市建设中的“贪大求洋”、乡村“造大景观”常以“造福民生”“留住乡愁”“弘扬传统文化”等名目出现,较以往的“形象工程”更难以定性。因此引导各地科学安排建设项目,需要有明确形象工程标准,至少有负面案例可供警示借鉴。

\

福建省住建厅今年就将乡村建设负面案例PPT上网、印发,以便各地在编制美丽乡村规划和安排整治项目时有所对照,避免出现类似“形象工程”。广东某地纪委书记建议,反对“形象工程”不能无的放矢,相关职能部门应当明确典型案例,方便各地“对号入座”,对已有的“形象工程”也可以进行有力追究问责。

当前,相关职能部门对不惜财力“大拆大建”搞“形象工程”的新动向已采取行动进行整治。例如,针对一些地方“特色小镇”概念不清、定位不准、急于求成、盲目发展及市场化不足等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等4部委近期发布《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提出遵循城镇化发展规律、注重打造鲜明特色、严防政府债务风险、严格节约集约用地等多项要求。

第四,名副其实,表里统一

文化工程应做到名副其实,表里统一。当前很多文化工程外表虽富丽堂皇,但却没有内容。以博物馆为例,作为公共文化设施,博物馆可以说是一个城市的文化地标,是本地区历史文化传承的重要载体。为了满足人们日益提高的精神文化需求,全国各地持续推进文化设施建设,博物馆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然而有些地方的博物馆沦为装点门面的摆设。

\

在西方大都市的旅游手册中,“一日游”几乎都是参观博物馆,“两日游”仍然几乎是游览博物馆,这与国外博物馆注重服务质量密切相关。加拿大魁北克国家艺术博物馆专门为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提供不同的主题和参观方式,以吸引更多孩子参观;英国的军事博物馆在展示二战的历史时,特意挖了二战时的战壕,观众可以亲身体验当时士兵的战争生活,增强了展览的互动性。反观国内,徒有华而不实的外表而缺乏有价值的展品和周到的服务,让不少博物馆成为时髦的文化形象工程,离观众越来越远。

结语

文化形象工程背后是地方政府发展文化产业的盲目性和急切性。有些文化形象工程是不切实际的超前投资。文化工程建设是一个全系统的项目,应该进行全方位的把握,将文化外在形象工程建设放在整个文化全系统工程当中进行考量,从而推进文化工程的全方位建设。